liberated in stillness and motion.jpg
動靜皆自在

以平實的人生為基礎,少煩少惱為宗旨,輕鬆自在過生活。中國禪宗的風格,是最平易近人的。

發行日期 2017/1/4

中國禪宗史上的許多祖師,都以為平常日用即禪。不論出家在家,若能將禪宗的觀念和方法,用之於日常生活,縱然處身於萬丈的紅塵之中,也會體驗到安定灑脫又活潑自然的人生境界。

中國的禪宗,不是宗教的信仰,不是哲學的理論,更不是神奇古怪的法術;乃是生活的智慧、身心的修養、開發精神領域的指導原則、影響環境淨化的不二法門。

二十多年以來,我寫禪、講禪、教禪,主要是為了修學禪法、實用禪法,固然利益了不少的弟子、學生、讀者、聽眾,獲益最多的,應該是我自己。所以年屆古稀,依舊樂此不倦,而且愈來愈覺得自己獲得的太多,付出的不多,所以對三寶感恩,也對成就我的師友大眾感謝。又由於愈來愈覺得自己的所知所學所能極其有限,佛法的大海深廣無底無邊,所以不敢師心自用,自以為是的大言不慚。雖然我以現代的語言文字,將禪法介紹給現代人來應用,但是我的觀點,必定不敢離開佛言祖語的源頭依據。不像一般野狐禪客,動輒超佛越祖,滿口狂語,連篇訶罵,儼然古佛再世,那不僅使禪宗蒙塵,也讓眾生受害。

本書是由法鼓文化的編輯群策畫集成,是就我自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八年之間,發表於《人生》及《法鼓》兩份月刊的文章中,將跟禪及禪修指導有關的各篇篩選出來。其中大部分的篇章,在刊出之前,曾經我的修潤,也有不少篇章,因我抽不出時間,弟子們就將錄音帶上的原味抄錄成稿,刊了出來,未免過於粗疏,而且文義不清,講出時的現場聽眾不致誤會,閱讀時可能引生錯亂,故於出版成冊之前,親自做了補救的工作。

中國禪宗史上的許多祖師,都以為平常日用即禪。不論出家在家,若能將禪宗的觀念和方法,用之於日常生活,縱然處身於萬丈的紅塵之中,也會體驗到安定灑脫又活潑自然的人生境界。

中國的禪宗,不是宗教的信仰,不是哲學的理論,更不是神奇古怪的法術;乃是生活的智慧、身心的修養、開發精神領域的指導原則、影響環境淨化的不二法門。

二十多年以來,我寫禪、講禪、教禪,主要是為了修學禪法、實用禪法,固然利益了不少的弟子、學生、讀者、聽眾,獲益最多的,應該是我自己。所以年屆古稀,依舊樂此不倦,而且愈來愈覺得自己獲得的太多,付出的不多,所以對三寶感恩,也對成就我的師友大眾感謝。又由於愈來愈覺得自己的所知所學所能極其有限,佛法的大海深廣無底無邊,所以不敢師心自用,自以為是的大言不慚。雖然我以現代的語言文字,將禪法介紹給現代人來應用,但是我的觀點,必定不敢離開佛言祖語的源頭依據。不像一般野狐禪客,動輒超佛越祖,滿口狂語,連篇訶罵,儼然古佛再世,那不僅使禪宗蒙塵,也讓眾生受害。

本書是由法鼓文化的編輯群策畫集成,是就我自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八年之間,發表於《人生》及《法鼓》兩份月刊的文章中,將跟禪及禪修指導有關的各篇篩選出來。其中大部分的篇章,在刊出之前,曾經我的修潤,也有不少篇章,因我抽不出時間,弟子們就將錄音帶上的原味抄錄成稿,刊了出來,未免過於粗疏,而且文義不清,講出時的現場聽眾不致誤會,閱讀時可能引生錯亂,故於出版成冊之前,親自做了補救的工作。